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政事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长三角探索交通领域建设、管理、保障一体化多地联动 出行更便捷

2021-02-02 12:42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调整字体

  长三角探索交通领域建设、管理、保障一体化多地联动 出行更便捷(构建新发展格局·更好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记者  王伟健

  数据来源:江苏省交通厅、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

  开栏的话

  习近平总书记在合肥召开的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更好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以一体化的思路和举措打破行政壁垒、提高政策协同,让要素在更大范围畅通流动,有利于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实现更合理分工,凝聚更强大的合力,促进高质量发展。”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以来,在一体化机制构建和互联互通上,成果如何?群众和干部的感受或许最为深刻。

  为此,本版推出“构建新发展格局·更好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系列报道,约请记者走进长三角,围绕交通、公共服务、环境保护等领域,深入采访群众和干部,感受一体化带来的直观变化,探寻不同领域互联互通机制设计上的思考与经验,以期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有益借鉴。

  跨界建桥 共同监管统一验收

  【感受】

  断头路通了!

  张亚军家住上海青浦区金泽镇,工作则在江苏苏州吴江汾湖高新区的康力电梯股份有限公司。10公里的距离虽然不远,但之前上下班要绕行318国道,算上堵车要用40分钟。

  其实,两地之间还有另外一条“不通”的路。汾湖的康力大道和金泽的东航路分属江苏和上海两地,中间隔着省界湖泊元荡湖,这两条路也因此成了断头路。

  2020年11月9日,经过8个月的规划、设计、审批和建设,东航路—康力大道互联互通工程正式贯通。因为中间横跨江苏和上海的界湖元荡湖,这条路也被统一称为元荡路。元荡路不仅使得两地路程减少了3公里,而且因为不用绕行车多的国道,张亚军每天只需要15分钟就可以上下班。

  【背后】

  2020年3月,当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执委会生态和规划建设组副组长刘伟开始参与协调贯通康力大道和东航路时,摆在面前的难题真不少。“前期青浦、吴江分别立项,缺乏有效沟通,无论是规划、设计、审批,还是建设标准、工程进度,都存在明显差异。”

  最难的是审批标准。这条路要跨过元荡湖,需要在元荡湖上架起一座180米长的车行桥。建桥难度不大,可元荡桥一半在上海,一半在江苏,涉及多个行政主体,各方在审批要求上并不相同。“例如在防洪评价报告上,苏州市水务局涉水审批要求编制防洪评价报告;而上海水务局对防洪评价报告没有强制性要求。”汾湖高新区建设局局长姚俊说。

  为了解决问题,执委会多次牵头召开协调会。最后,决定由上海市水务局牵头,会同苏州市水务局联合审批及后续监管,实行一窗受理,一口发放审批决定书。对于不一致的审批要求,例如防洪评价审查时,则遵循共商共建的原则,按要求更高的苏州标准执行。

  审批过程中,由上海水务局组织共同踏勘、方案审查等工作。审批完成后,双方履行共同监管职责,最后进行统一验收。

  2020年7月13日,上海市水务局、苏州市水务局联合签发了许可,同意建设单位实施东航路—康力大道工程。在这份许可决定书的下方,盖上了两地水务局的公章。

  2020年11月9日,更名为元荡路的这条跨省界断头路终于贯通。在刘伟看来,这只是前进中的一小步,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就是在解决问题中推进。“从过去审批需要两个文件两个章,变成了现在的一个文件两个章,我希望以后能做到一个文件一个章。”

  “地铁同城” 联防联动两地协管

  【感受】

  每天7时过后,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花桥站站台内人头攒动。家住江苏昆山花桥镇的曾栋梁走进车厢,一个半小时后,他就可以到达上海徐家汇站。一路上听听音乐、看看视频,是他开始一天工作前的惬意时光。

  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昆山花桥段,是我国第一条跨省域地铁。尽管11号线仅有3座车站位于昆山境内,但从此昆山居民仅用10分钟就能到达上海嘉定区安亭镇,并由此融入上海四通八达的地铁网络中。

  从“高铁同城”到“地铁同城”,今天,许多像曾栋梁一样,工作在上海、生活在昆山的人,过上了双城记的生活。

  【背后】

  “这6公里的延伸,意义非凡!”说起全国首条省际地铁,昆山市轨道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建武直呼“想不到”。

  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与上海嘉定毗邻,这样的地理位置,早在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规划之初,江苏就和上海方面进行积极沟通,预留了轨道交通的建设空间,希望有朝一日地铁能延伸至花桥。

  作为第一条跨省域运营的地铁,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花桥段于2013年10月16日开通运营。蒋建武介绍,经过7年的运营管理,11号线花桥段三站日均客流从开通运营初期的2.65万人次增长到目前的6.18万人次。

  随着客流的逐日俱增,如何在运营中实现交通突发性事件联防联动,成了新的课题。

  “刚才发现有贴小广告的人乘坐地铁到达你们站,请配合进行查处。”这是“沪昆联席”机制下,近期联合开展的一次执法行动,对11号线轨交站点车厢不文明行为进行整治。此次执法队伍共分为两组,先后乘坐不同班次、不同方向列车进行车厢巡视,通过“沪昆联席”信息联动工作群进行信息沟通,协同处理。

  2019年1月,上海市轨交总队虹桥所、昆山市公安局公交派出所、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和昆山市轨道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建立“沪昆联席”机制,针对轨交11号线嘉定支线段(嘉定新城—花桥)区域内的一些工作,共同处置,迅速解决。

  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线路管理部经理葛海霖认为,“沪昆联席”打破了行政区划,真正将昆山与上海联系起来,提高了协作能力,净化了乘车环境,进而提升了乘客出行舒适度和满意度。

  蒋建武说,通过开展“沪昆联席”,实现花桥段各车站出入口周边无设摊、无乱张贴,通行顺畅、秩序井然、氛围文明。“接下来,沪昆两地还将加大配合力度,通过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等,充分发挥联合执法长效机制的作用。”

  宁淮铁路 分开审批同步推进

  【感受】

  2020年12月30日,安徽滁州市举行宁淮铁路天长段开工仪式。这让老家在江苏淮安,工作在南京的孙耀特别开心,他把消息转发到淮安老乡微信群里,群友纷纷点赞。

  宁淮铁路自南京站引出,经安徽省天长市至淮安,项目总长200公里。其中安徽段全长44公里,新设天长1座车站,由安徽省和滁州市按6∶4的比例投资。

  从南京到淮安,如果在地图上画一条直线,便要经过天长市。“天长就在南京和淮安之间。”孙耀说,原来从南京到淮安坐高铁需要从镇江、扬州绕道。“等这条铁路修好了,我回家就更方便了。”

  【背后】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建设步伐加快,江苏和安徽的联系更加密切,这让江苏省发改委基础设施发展处(铁道处)的相关负责人感触很深。“宁淮线安徽天长段之前未在安徽的规划里,因此也没有资金承诺。”该负责人说,为了批这条线,他专程到安徽去,与安徽省发改委沟通,没想到安徽非常支持,当即答应了资金承诺,让宁淮线的规划能够顺利在2018年底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在规划编制宁淮线的前期工作时,不管是编制方案的讨论还是审批、审查,江苏都邀请安徽同步,项目虽然分开批,但总体进度一致。

  从2020年年底天长段开工到现在,两省发改委相关处室也每周通电话,互相沟通协调,实现工作层面的沟通衔接。

  这样的合作机制,正在长三角省市之间加速建立和完善。

  “随着长三角交通一体化的推进,三省一市的联动机制越来越多。”该负责人说,三省一市发改委从事铁路规划的部门建了一个微信群,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要在群里把相关的计划跟兄弟省市通报一下,做到及时联动。去年,浙江方面提出要在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内规划建设一条“水乡线”,江苏发改委积极支持规划建设,目前已纳入国家规划。

  江苏省铁路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就铁路建设具体推动流程来看,长三角三省一市全方位密切对接,从路网规划、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到工程建设以及后期运营,都与周边省市部门建立了常态化联系机制。比如,江苏在规划涉及苏锡常轨道交通先导段时,就结合上海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中嘉闵线的规划设计,保证了将来先导段与嘉闵线的贯通运营;宁淮线安徽天长段前期工作是安徽委托江苏开展的。

  【编辑:熊展平】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