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陂四岁幼童需肝移植遭父抛弃

2015-11-21 09:37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i记者 王涛)2009年春节,黄陂姑娘涂孟霞与红安男青年周志刚经人介绍认识。周志刚是红安觅儿人,从事海员工作,涂孟霞打工为生。两人见面后,周志刚跑船去了,两人保持电话联系。那个时候,他们俩还谈得来。加之周志刚海员工作收入比较高,在汉西一路轻轨站边上有套两居室的房子,涂孟霞觉得周志刚条件还不错,电话联系一年后,周志刚提出结婚,理由是一走就是一年,把婚结了在外面比较踏实。于是,他们俩在没有深入了解,见过几次面的情况下,就结婚了。短暂的甜蜜过后,周志刚又跑船去了。

浩浩最近一次的病历

浩浩最近的一次诊断证明

浩浩手术费需要20万的证明

浩浩最近一次住院花费2万多元的发票

儿子出生,喜转悲,家庭矛盾升级,孩子父亲跑路玩失踪

  2011年的仲夏,浩浩(化名)出生了,这个家庭就此开始了为这个小家伙忙碌的日子。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因为传统思想的缘故,见到是个男孩,孩子的父亲,爷爷奶奶笑得合不拢嘴,爱不释手,跑前跑后。然而,这个喜悦仅仅维持了28天。孩子出生后,黄疸一直超标不退,一开始仅仅认为是普通的黄疸超标,经过治疗就能消退,然而浩浩的黄染越来越严重,整个身体包括眼珠子、舌头都变成了姜黄色。他们这才不敢怠慢,孩子出生第28天的时候,家人带浩浩到武汉市儿童医院检查,确诊患先天性胆道闭锁,喜悦还未消散,浩浩的病情惊醒所有人。儿童医院建议立即做手术救孩子。浩浩在70天的时候,在儿童医院做了这个手术。原本以为做完手术后,孩子就能从此康复,过上风平浪静的日子,但事与愿违,手术过后胆管炎反复发作纠缠着年幼的浩浩,只要一发作就要住进医院,每一次就要住院半个多月,20来天,一次住院费需要两万左右,这种情况一年要发生三四次,为此一家人的心情也降到了冰点。不到一年的时间,为给浩浩治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爸爸周志刚在外面打工赚钱,妈妈涂孟霞除打工外,还找了一份兼职,晚上在小区轻轨站附近摆地摊挣钱,也无力支付孩子的住院及医疗费了。

浩浩现在无法上学,每天在家里玩耍

  从2012年6月,浩浩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一直在武汉同济医院住院治疗,花钱如流水,让人看不到尽头。巨额的医疗费用似无底洞,为了救孩子,涂孟霞借遍的所有亲戚朋友,欠下了十多万的债务,亲戚朋友也已经借无可借了。孩子的父亲在外地跑船,涂孟霞打工、摆摊照顾孩子,柔弱双肩挑起家庭重担。看到涂孟霞非常艰辛,生活得不容易,亲戚朋友们都劝说她放弃这个孩子。然而,涂孟霞说:“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只有生他的人才知道一个生命多么重要。”她坚决不放弃,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

  打工赚钱也填补不了孩子巨额的医疗费,涂孟霞动员孩子的父亲将房子卖掉救孩子。因为,房子是周志刚的婚前财产,房产证上是他的名字。但是,周志刚不想卖掉房子,夫妻两人意见不合,产生了矛盾。孩子的父亲周志刚认为,浩浩的病情太严重,做手术进行肝移植花费巨大,做完之后还得几年后期维护治疗,用钱是个无底洞,移植进去的肝能否百分之百匹配,不产生排异,还是未知数,就怕钱花光了,人没有了,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房子也卖了,什么也没有了,整个家庭也拖垮了。但涂孟霞放不下孩子,她坚持要凑钱给儿子做肝移植。两人在救孩子的问题上,不断发生口角,最后周志刚提出离婚。涂孟霞坚持不离婚,周志刚将涂孟霞告上武汉市硚口区法院,但是法院鉴于孩子重病,作为父亲有监护和抚养的责任,没有判决离婚。

  婚离不了,周志刚就选择了跑路,他借口外出打工,离家后,手机换号,就此彻底消失在母子俩的生活里,了无踪迹,留下涂孟霞一个人带着年幼的浩浩艰难度日。涂孟霞曾经去周志刚老家红安觅儿去找过他爷爷买卖打听周志刚的联系方式,但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守口如瓶,拒不告知,再去的时候,周志刚的老家搞开发,村庄被拆迁了,找不到周志刚的父母。周志刚有个哥哥是军转干部,在武汉工作,涂孟霞也曾去找过他,但也没能打听到孩子父亲的下落。

  浩浩现在肝腹水,肚子越来越大

  妈妈选择不放弃,独自为浩浩撑起温暖的家

  孩子父亲一走了之,查无音讯后。所有家庭的生活重担全部落在了涂孟霞一人的身上。多少次的午夜梦回,妈妈的泪水跟浩浩的泪水流在一起,家庭的破裂和孩子的病情,让这个年轻的母亲几度想抱着浩浩走上楼顶,想纵身一跃来结束母子俩的生命,结束这痛苦无边的日子,但是每当看到孩子可爱的笑脸和听到他稚嫩地叫着“妈妈,妈妈”的声音,涂孟霞又冷静下来,再也不忍心这样想,既然选择了要救孩子,就要坚守承诺,不能自私地结束孩子的生命。选择不放弃就意味着要独自承担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涂孟霞从此开始了艰辛的工作和生活,她把孩子交给黄陂老家的父母照看。自己一人打几份工,晚上在小区轻轨站周边摆地摊支撑儿子的花销。要是儿子的病情发作,她又要将儿子从黄陂老家接到武汉到医院住院,放弃工作全力精心陪护。孩子父亲走后的这两三年,涂孟霞在娘家亲朋,以及硚口区团委逸飞爱心义工们的帮助下,坚强地把浩浩带大。日常的生活费和医药费虽然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但是病情缓和后孩子的笑容,永远是她最好最大的安慰。

  无助的母子俩

  浩浩要想延续生命,必须肝移植,但妈妈无力承担巨额费用

  如今的浩浩已经四岁了,葛西手术后导致胆管经常发炎,孩子全身黄染严重,肚子因为腹水已经胀得很大,肝功能、凝血指标严重超标,肝脏也一天一天在病变,可怜的浩浩有时候被病痛折磨得无法正常行走,涂孟霞看在眼里,疼在心头。武汉同济医院的专家教授说:孩子的这种情况医生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孩子的肝脏会硬化,就彻底没有挽救孩子生命的机会了,必须尽快进行肝移植手术。但医院拿出一张20万手术费的通知单,让涂孟霞陷入了困境。而且医院明确表示这20万只是前期手术费用,后期还要有大量的医药维持费用,在不产生排异的情况下每个月大约需要2000元,而且要坚持几年,可谓是个无底洞。 虽然找到了治疗方法,但费用和肝 源却是一个大问题,经过检查,涂孟霞的肝脏与儿子不匹配,父亲又找不到人。涂孟霞一直在自责和懊恼,恨自己没有能力给浩浩完成手术,东挪西借的钱仍不能完全凑够手术费,望着病痛中的孩子,涂孟霞除了叹息还是叹息。经过今年大半年的东借西凑,到现在只凑集到了10多万多点费用,这些钱都是多次哀求亲戚朋友借到的。

  10月27日,同济医院打来电话,告诉涂孟霞:“找到肝 源了!请准备好20万元费用,前来检测做肝移植。”虽然,当时还没有凑到肝移植手术的费用,但涂孟霞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高兴得抱着儿子嚎啕大哭。然而,命运再次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当他们赶到医院时,经过检测后发现,因为血型问题,找到的肝 源与浩浩并不匹配。听到这个消息,涂孟霞感觉天塌下来,抱着儿子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条椅上哭了半个多小时。

  母子有三盼:盼社会救助,盼上幼儿园,盼爸爸回家

  一盼社会爱心人士和政府伸出援手。要彻底治愈孩子的病,唯一的希望就是做肝移植手术。但20万元的手术费加上后期巨额的医药费,对于这样一个带着孩子打工、摆地摊为生的柔弱女子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孩子的母亲涂孟霞借遍身边的亲朋也只筹集到了一半的钱,还有一半没有着落。看着病情越来越重的儿子,涂孟霞整天以泪洗面,她特别希望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帮助凑够做肝移植手术的钱,给浩浩重生机会。

  二盼孩子能够尽快上幼儿园。浩浩今年四岁了,已经早过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但由于孩子患病后,全身黄染严重,加上肝脾肿大腹水。黄陂老家的幼儿园和武汉市里的幼儿园都拒收。对于拒收,涂孟霞比较理解。她说:“孩子这个样子,很多幼儿园担心是传染病,孩子家长们反对闹事,另外孩子肝脾肿大,肚子像圆球,走路不稳,这个病就怕摔跤,一旦摔倒,摔破肝脾就会导致孩子没有命。”但是涂孟霞说孩子渴望上幼儿园,经常吵着闹着要上幼儿园,现在是外婆买些书和画册在家里教他识字认画。但这总不是长久之计,社会不能剥夺孩子的教育权。其实孩子这个病看上起吓人,但并不传染,是先天性的病,医院开具了不传染的证明。希望有幼儿园能够接受孩子上学,让浩浩和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学习成长。

  浩浩经常拿出全家福指着爸爸的照片说:“爸爸我想你,你快回家”

  三盼孩子的父亲早日回家。涂孟霞说,不管孩子的父亲是什么想法,是想离婚也罢,不要他们母子也罢,希望孩子的父亲周志刚尽快露面,想离婚可以协商。涂孟霞说:“浩浩特别想爸爸,经常拿出全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指着爸爸说我想你,爸爸快回家。我不敢对孩子说爸爸不要我们了,总是欺骗儿子说爸爸打工去了。但是,孩子的爸爸一走就是几年,了无音讯,不肯露面,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孩子终究要长大,纸包不住火的。希望孩子的父亲,能够从亲情和人道主义出发,尽快回来看一下孩子,尽一份父亲的责任!特别是孩子马上要做肝移植手术了,希望孩子的父亲回来,毕竟这个手术风险很大,万一发生不测,孩子连父亲最后一面也见不上。

  孩子病情危急,急需手术费用,请爱心人士捐助! 孩子妈妈涂孟霞 中国银行账号:6217 8576 0000 5256 891

  中国工商银行的账号:6215 5832 0200 3329 021

  联系电话:13697320547 (微信号)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