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为什么不直接使用麻醉枪限制野象继续北上,听专家怎么说

2021-06-03 16:49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调整字体

  沿途相关部门采取多项应对干预措施

  从去年3月开始,400多天的时间里,野象群一路向北,从西双版纳到昆明,走走停停地行进了近500公里。对于野象群的这次迁徙,不少普通人感到好奇,而对当地相关部门包括沿途村民来讲,却可能是需要严肃面对的各种担心,来看他们采取的各项应对和干预措施。

  被大家戏称为“逛吃团”的野象群,以一副不紧不慢的悠闲姿态,闯入乡村,进入城市,旁观者似乎还可以以一种轻松的态度看着这一群庞然大物,而野象群所到之处,却考验着当地有关部门的应对能力。

  云南普洱市宁洱县磨黑镇江西村村民 曹荣仙:芭蕉树吃了60多棵了,这个只是估算的了,这半这片还没有数,那边那片是吃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今年3月18日,17头野生亚洲象,出现在普洱市宁洱县磨黑镇,破坏了几户村民的农作物和房屋。当时,宁洱县派出了村庄护林员作为野象监测员,对象群行踪进行监测和预警。之后,象群经过一个月的北上,又来到了玉溪市元江县。

  这是4月18日晚10点左右,在云南玉溪市元江县拍到的画面。这是有监测数据以来,野象群首次进入玉溪地界,这也立刻引起了元江县委、县政府的重视,立即组织相关部门对象群进行24小时动态监测,并及时发布相关预警信息。

  云南玉溪市元江县因远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 白者立:我们也积极对接墨江林业工作人员,及时和他们交流,了解象群的一些生活习性,包括他们作为监测人员跟踪的一些经验和方法。下一步的话,我们也会继续跟进做好象群监测跟踪工作。及时做好象群造成的财产损失的统计工作。

  在玉溪元江县活动了近一个月, 5月16日,野象群又抵达红河州石屏县。这一次,当天下午,由省、州、县各林草、公安等部门组成专班抵达当地村庄,现场指导监测防控工作,并从西双版纳和普洱调集经验丰富的野象监测员及无人机监控团队,对象群进行跟踪监控。同时,通过设置围栏等设施对野象进行围堵,试图改变野象行进路线,使其回到热带雨林中,但效果不佳,野象群每次都能绕过围栏及障碍,继续北迁。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搜寻小组成员:我们从昨天下午1点到峨山县城后就一直投入工作,24小时不间断,我们有三台无人机,每台无人机飞半小时左右,循环着一直在监控着象群。

  为了防止象群继续北迁,造成更大损害,5月29日晚,国家林草局派出5名专家到玉溪市红塔区安哨指挥部与当地部门共同商讨应对象群北迁相关措施。

  目前不建议采用麻醉捕捉等方式

  一个多月的时间,15头野生亚洲象从南向北行进了几百公里,肇事四百多起。很多人问,为什么不能直接用麻醉枪射击这群野象,麻醉后把它们运回去呢?使用麻醉枪会有什么风险?来听听北师大张立教授的解读。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张立:我觉得目前暂时可以不采用麻醉捕捉的办法,以前越南也有保护机构搬运亚洲象采用麻醉和远程运输的方式,但并未成功,造成大象死亡。

  使用麻醉捕捉耗时耗力,技术要求高

  虽然有专门适用于大象的麻醉剂,但只要使用得当,基本上是没有伤害的,但是在麻醉的过程中,有许多技术上的细节是要注意的,比如说麻醉的个体要尽量远离水源,以防麻醉成功后跌入水塘窒息。

  另外,麻醉的时间也要掌握的特别恰当等,因此,麻醉的捕捉是更加耗时耗力,同时在技术上的要求是更高的。

  野生象社会性强,麻醉或将激化人象冲突

  我们都知道,亚洲象是群居的动物,它的社会性非常强,当你捕捉或者麻醉一头大象的时候,其他象群个体会出于保护的目的,在它的身体周围防护,可能会对人造成伤害,同时,象群的其他个体看到人类来捕捉、运输自己象群众的个体,其他的亲属个体它可能会对人产生不信任或者报复的行为,这实际上也会激化人象冲突,因此,目前我们不建议用麻醉枪捕捉的方式。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戴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