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临近春节他打死邻居 背后的原因让人心酸

2018-02-03 11:04 来源: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调整字体

  “老刘,出大事了!张成良在医院没有抢救过来,死了……”2017年1月6日,正在工地上干活的刘法明接到对象赵红艳的电话,一下子呆住了。刘法明万万没想到,他只是想教训一下张成良,却闹出了人命。事已至此,刘法明知道他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那么此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Part 1

  刘法明,男,1965年生于邹平本地,30岁时与前妻因感情不和而分手。2012年,刘法明认识了离异的赵红艳,相同的感情经历让他们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在相处中两个人慢慢有了感情,最终走到了一起。跟着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赵红艳12岁的女儿小雅。

  刘法明带着妻子女儿租住在邹平县的一个乡镇上,这个拼凑起来的家庭,日子虽然清苦一些,倒也过得有声有色,刘法明对小雅更是如亲生女儿一般疼爱有加。

  而和他们在一个院子里租房的,还有在邹平打工的张成良一家。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两家孩子是同龄人,平日里不管谁家包了水饺、买点稀罕吃食,总忘不了给对方送去一份,让孩子都尝尝鲜。在这个普通的农家院子里,两家人互相帮衬、照应着,关系一直不错。

  然而,2017年1月2日上午发生的一件事,从此改变了两家人的命运。

  那一天,刘法明像往常一样早早就起床,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要到工地干活。他出门望了望灰蒙蒙的天,戴好了口罩。这浓重的雾霾已经持续了大半个冬天,看样子依旧没有散去的意思。中午时分,刘法明接到了赵红艳带着哭腔的电话:“老刘,你快回来吧,张成良对小雅图谋不轨,欺负她了。”

  刘法明脑子“嗡”的一声,他不敢相信妻子说的话,可又找不到赵红艳骗他的理由。他扔下手中的工作,怒气冲冲地火速回到家中。他大步迈进张成良的屋里,质问张成良是不是真有此事。张成良说,因为他喝了酒,一时糊涂,就对小雅做出了不轨行为。

  怒火中烧的刘法明一把抓住张成良的衣领:“你,你……你咋能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抬手就扇了张成良几个耳光,又用脚踹了张成良的胸口几脚。但是看到张成良醉醺醺的样子,再打他也无济于事,只得作罢。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当天事情是这样的:临近春节,家里大人都去县城买新年的衣服,只剩休班在家的张成良。到了上午10点左右,张成良想到小雅独自在家,就来到小雅的屋里,想让小雅到他家里吃点东西。可他来到小雅屋里,看到没起床的小雅时,一时起了邪念。

  伴着小雅惊恐的呼声,张成良这才如梦初醒,他浑身打了个寒战,一下子将手缩了回来,还嘱咐小雅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然后就忙不迭地回到了自己屋里。

  然而,就是这一念之差,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Part 2

  刘法明打了张成良一顿,回到自己的屋里,和赵红艳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他们觉得,如果报警,这种事传出去太难听,孩子还小,肯定会有不好的影响。可看到在一旁不停哭泣的小雅,他们又咽不下这口气。来不及思考,刘法明狠狠跺了一下脚,气呼呼地说:“报警不行,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给张成良这个混蛋一点颜色!”他决定以给小雅看病的名义,让张成良拿两万元钱,也算是给张成良一个惩罚。事后就让张成良他们搬走。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刘法明和赵红艳正是出于这种不必要的顾虑,才作出了错误的决定,用他们自以为合理的方法去处理这件事,导致事情朝着不可控的局面发展,刘法明最终也走向了犯罪的道路。

  到了晚上,刘法明又来到张成良的屋里,让张成良拿两万块钱,和小雅去医院看病。没想到张成良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打我一顿吧。”这句话对刘法明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于是,刘法明朝着张成良的头部、胸部、腹部和腿部又是一通拳打脚踢。张成良实在捱不过了,就跑到院子里嚷着要报警,刘法明又随手从墙边拿起一根木棍,朝张成良的身上乱打一通。随后,张成良的妻子和孩子把他拉回到了屋里。

  事情,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第二天,张成良便浑身疼痛,卧床不起了,吃过饭后就立即呕吐。看到这种情况,刘法明和赵红艳的心里也略过了一丝不安,赵红艳就和张成良的妻子劝张成良去医院治病,可倔强的张成良坚持不去,只是在家吃止痛消炎药,再痛的厉害了就喝白酒。直到1月5日凌晨5点钟左右,张成良的妻子见他不能说话了,才慌忙找来一辆出租车,把张成良送去了医院,然后报了警。没想到,这一去,张成良就再也没有回来。

  1月6日凌晨,张成良因抢救无效死亡。

  Part 3

  案件提请审查逮捕后,该案的承办检察官孙晓霞通过审查案卷和相关证据、讯问犯罪嫌疑人,认定刘法明对张成良实施多次殴打的事实无疑。但是,据赵红艳说,她在得知事情后也用巴掌打张成良的脸,用马扎打他的头部、脖颈部和腿。那么,到底是谁的殴打行为造成了张成良死亡呢?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由于本案比较特殊,必须对被害人死亡原因作病理分析,以此查明被害人死亡原因。而病理分析需要委托滨州市相关机构作出,花费时间较长,所以在案件提请审查逮捕阶段,张成良的死亡鉴定和病理分析一直没有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了张成良主治医生的证言,进一步完善了本案的犯罪证据。

  据张成良的主治医生说,张成良到医院时意识已经模糊, CT显示左侧胸部4、5、6、7、8肋骨骨折,右侧及左侧下部大叶型肺炎样改变。医院立即组织人员对他进行积极的抢救治疗,但张成良最终还是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虽然导致张成良死亡的具体原因尚未查清,但是根据医生的证言,结合案件其他证据,我们可以认定刘法明是唯一击打张成良胸部的嫌疑人,从而认定张成良肋骨骨折系刘法明所致无疑。五根肋骨骨折已经构成轻伤,案件证据可以证实犯罪嫌疑人刘法明涉嫌故意伤害罪的事实。因此,我们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批准逮捕了刘法明。

  办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刘法明时,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他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能闹出人命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以后两个家庭都是孤儿寡母的,这生活可咋过啊!刘法明一度控制不住情绪,双手捂面而泣,反复念叨着:“我也没下重手啊,这三拳两脚的,咋就打死人了呢?!”

  刘法明这个想不明白的地方,也正是承办检察官的疑问所在。难道张成良的死亡确实是刘法明殴打所致?还有另有别的原因?虽然刘法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批准逮捕,案件在审查逮捕阶段的工作也已完成,但是案件事实还没有完全查清。抱着对案件事实负责、对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负责的态度,承办检察官决心察微析疑,弄清真相。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为了查明张成良的死亡原因,我们向公安机关发出了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要求公安机关对张成良的尸体进行检验鉴定,从法医学角度查明刘法明殴打行为和张成良死亡结果的因果关系;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侦查、调取证据工作力度,查清张成良是否还受到过其他外力伤害,排除其他导致张成良死亡原因的合理怀疑。

  后来,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张成良系被人打伤胸部、头面部等处,致左侧多发肋骨骨折,而这,竟不是他的致命伤!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张成良死亡的直接原因其实是感染大叶性肺炎,未及时诊治,终至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不是被打而死,而是感染肺炎?那刘法明还该不该为他的死负责呢?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这个鉴定结果并不意味着与被告人无关,正是因为他的殴打,造成张成良骨折,局部及全身抵抗力降低,继而引发大叶性肺炎。也就是说,刘法明的殴打行为与张成良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应当认定刘法明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

  而张成良的主治医生更是进一步说明,张成良受到殴打致伤后,没有及时到医院救治,连续几天的雾霾,容易导致肺部感染,继发了大叶性肺炎。可以说,创伤、雾霾加重肺部感染,加之长时间延误治疗,这些都是导致张成良死亡的因素。

  那这种情况下,刘法明究竟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呢?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犯罪嫌疑人刘法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但鉴于刘法明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张成良对案件的引发存在过错,且考虑到张成良延误治疗、雾霾加重等因素,我院公诉部门提出了可以从轻处罚的量刑建议。

  法院经开庭审理,采纳了邹平县人民检察院的公诉意见和量刑建议,最终判处刘法明有期徒刑十二年。

  Part 4

  案情之内的故事到此就告一段落了,但案情之外,两个失去“顶梁柱”的家庭以后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办完这个案子,我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两个男人都因自己的冲动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更可怜的,其实是还要继续生活的他们的家人。被害人留给了他的妻子、他未成年的儿子一个不光彩的阴影,和一个不完整的家,刘法明也因他不明智的处理问题方式,让孩子在无形之中又一次受到了伤害。

  如果张成良没有对小雅心生歹念,如果刘法明能够第一时间选择报警,而不是自行处理,如果家长能够更早地、更严肃地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和自保能力……可生活没有如果,大人们冲动犯下的罪过都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可鲁检君始终深深牵挂着那两个孩子。小小年纪,与自己的父亲一个生离,一个死别,在成长过程中背负着别的小朋友没有的沉重压力。

  临近年关,社交活动增多,人也不免心浮气躁,可在这里鲁检君要格外叮嘱大家,在冲动前,想想家人和孩子。当您在生活中遇到不法侵害时,我们绝不提倡忍气吞声,但请一定要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用最正确的途径来维护我们自身的合法权益,让不法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注: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外,其余皆为化名。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