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深读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中国最大留学人才“归国潮”启示录

2017-11-07 07:59 来源: 新华社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新华社讯(记者 赵承、陈芳、余晓洁)这是一个民族史上罕见的人才回流潮: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正形成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截至2016年底,中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到265.11万人。仅2016年就有43.25万留学人员回国,较2012年增长15.96万人,增幅达58.48%。

  这是一个国家崛起于世界舞台的“磁场效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蓬勃发展的新局面和不断增长的国际影响力,对海外人才形成了强大的吸附力。拥抱“中国机遇”,投身“中国梦”,成为众多海外人才的共同选择。

  这是一个执政党求贤若渴的宽广胸怀: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战略目标,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体系,“千人计划”“人才签证”“留学生创业”……不拘一格招才引智,为海外人才创新创业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和空间。

  越来越多的海外学子,在“大磁场”的强大引力下纷纷归国,投身到这场伟大的民族复兴洪流,弄潮其中,风光无限。

  “大磁场”的引力——“我想回中国”,不做巨变的旁观者,要做巨变的创造者

  “你想回中国?”

  “对,这个机会很有吸引力。”

  “你这个方向系里缺人,终身教职何其宝贵,有人梦寐以求却没有拿到。”

  “谢谢您的好意。我去意已定。”

  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1月26日,已获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终身教职的副教授邓巍巍向系主任请辞回国。

  4月27日下午。在美国讲台上完最后一堂课后,邓巍巍拍拍手上的粉笔灰,与学生作别。此时,他在美国居住15年,任教已整整7年。

  是留还是走?邓巍巍不是没有纠结过、徘徊过。“你从哪里来?”在美国的那些年,这个众所周知的终极问题时常拷问着他的内心。

  2016年9月15日,中国“天宫二号”成功发射。曾经的大学同学坐在发射指挥大厅里参与发射,而身在美国的邓巍巍只能靠刷朋友圈,来了解发射的情况。

  那是一种游离于家门外的感觉,这感觉撞击着他的心,也让他找到了那个终极问题的答案。

  飞速发展的祖国,有着强大的磁力,吸引着他踏上归国的路。

  “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早于邓巍巍5年回国的袁军华喜欢用钱学森的这句话诠释他的离开。

  “我怕再不回来就晚了!我不想当祖国发展的看客!”

  2012年,袁军华受召于“千人计划”青年项目,结束哈佛大学的博士后工作,回到位于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两年后,他的夫人,同样就读于加州理工学院的张榕京回国。

  ……

  归去来兮,许多人遵从的是内心的呼唤。

  “希望广大海外学子秉持崇高理想,在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奋斗中实现自身价值,努力书写无愧于时代的华彩篇章。”

  2014年初,一封习近平总书记给全体留德学子的回信从中南海传遍全球:“走,回中国!”一时间,归国成潮。

  国际大咖回来了——

  2017年,蜚声中外的“大师”、世界著名计算机学家姚期智放弃外国国籍,转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长期从事计算机科学和量子信息科学研究,是迄今为止世界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最高奖项“图灵奖”得主中唯一一位亚裔专家。

  实际上,姚期智早已“归心似箭”——十余年前,他辞去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在清华,他先后创办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交叉信息研究院和量子信息中心,亲自授课,指导学生论文,其计算机科学实验班被外界称为“姚班”。十余年间,一批批拔尖创新人才从这里迈向世界学术舞台。因为“分量重”,姚期智回国被视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归中国的“风向标”。

  领军人物回来了——

  国际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单分子酶学的奠基人谢晓亮、高能物理王贻芳、人工智能甘中学、新药创制丁列明……他们的回归使中国在各自领域的科研水平在世界上提高了10年到15年。

  夫妻双双把家还——

  从加拿大归来的一对夫妻何理、卢宏玮,丈夫入选国家“千人计划”青年项目,妻子入选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回到祖国我们现在已经参与到国家级重大工程建设中,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在国外是很难想象到的。”卢宏玮说。

  同门团队把业创——

  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率高徒陈宇翱、陆朝阳先后回国,三人三夺世界量子电子学和量子光学领域最高荣誉——菲涅尔奖。他们在回国后组建了一支中国物理界的“梦之队”。

  潘建伟主持研制的世界上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成功发射,圆满完成了包括在国际上率先实现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在内的三大既定科学目标……英国《自然》杂志评价:量子通信领域,中国用不到十年时间,由一个不起眼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劲旅。

  “80、90后”登场了——

  《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杂志评选的2015年度全球杰出青年创新人物(TR35),中国“80后”青年科学家戈钧跻身其中。

  从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后一毕业,戈钧即选择回到他的母校清华大学,回来时,带着怀孕的妻子。“中美之间的科研条件在迅速缩小差距。”戈钧说。

  从第十二批“千人计划”青年项目开始,而1980至1984年龄段成为绝对主力,“90后”首次闯入“青千”榜单。

  潮涌东方,势不可挡。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迎来了史上规模最大、领域最多、范围最广的留学潮和归国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欧美同学会会长陈竺说。

  中国留学人才的加速回流形成态势成为“现象级”:1978年,归国人员仅以数百人计;2009年回国人员数量首次突破10万人,2012年27万人,2016年突破40万人……

  人员结构从“高精尖”向多层次扩展。从业领域从科研向创业、公共服务等多元化扩展,堪称全方位“登陆”。“尤其是最近5年呈现规模化、常态化,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形成‘不落潮’。”中央组织部人才工作局局长孙学玉说。

  “大磁场”的魔力——归国人才找到了创新创业的大舞台,“迎来了黄金时间”

  2009年,不平常的一年。

  那时,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的燕绍九博士正在美国怀俄明大学做访问学者。“只有身临其境才真切体会到,对美国而言,肇始于华尔街的那场金融危机比当年的14级飓风‘比尔’更恐怖。”

  危机的寒风迅速吹到科研领域,经费投入青黄不接。“很多研究中断了。项目批不下来,研究生缩招。”燕绍九回忆说。

  此时的中国,一个倾全国之力的引才聚才计划正在酝酿。2008年的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关于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意见》,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

  孙学玉表示,海归主要是被“吸”回来的。

  这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大磁场”。

  在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指导下,中央组织部会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科技部、国务院国资委等部门组成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小组。各地各部门建立引才工作小组或办事机构。

  人才项目推动引才聚才。继中央启动国家“千人计划”后,各省区市、高校、大型企业及社会组织的“海外引才计划”全速推进。北京的“海聚工程”、江苏的“双创计划”、陕西的“百人计划”、广东的“珠江人才计划”、深圳的“孔雀计划”……多地把引才办事处设在了国外,有的甚至把引才联络办公室开设到了美国知识密集度最高的硅谷。

  10天,辗转3国5个城市、参加24场公务活动和人才座谈会;拜访3名诺奖级、院士级战略科学家以及10余个海外产业领军人才团队……这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武汉市委组织部长杨汉军生前的“招才”时间表。“引进一名高端人才,就能集聚一个创新团队,甚至带动一个创新产业。”这是杨汉军生前心中的急迫……

  现年60岁的崔平曾是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所长,但是在同事们眼中,她更像是一名“知心大姐和大管家”。

  2013年12月11日,美国硅谷。宁波材料所的两场招聘会分外热闹,每场近百名海外高层次人才慕名而来。

  与7年前相比,崔平的感受是“冰火两重天”。第一次赴美国招才,她拉着几十公斤重的宣传册,穿梭在不同的会场,问津者寥寥。

  崔平率领招聘团队四面出击,开展全球“相马”大行动。连美国硅谷都设立了人才联络处。如今,宁波材料所云集了800余名科研人员,其中院士1位,海外高层次人才200余位。宁波材料所平地起高楼,站在了科研的领先位置。

  为促进归国科学家安心工作,中央和地方不断完善政策。为海外高层次人才落户、入出境、税收、医疗待遇、社会保险、子女入学、配偶就业、项目申请、经费补助等提供政策支持。

  这是中国“大磁场”的魔力,归国人才在这里找到了创新的大舞台——

  哈佛“八博士”共聚合肥科学岛建起世界上最先进的强磁场实验装置的故事,是近年来“归国圈里”的美谈。

  “强磁场有强魔力。”“越比较越自信。”率先回国的“头雁”、强磁场中心副主任王俊峰说的感言,道出了这8位博士的共同心声。国内的科研条件今非昔比,在这里可以拥有“独立实验室”,而在美国是很难实现的。

  他们看到,位于贵州山区的“中国天眼”、安徽合肥的“人造太阳”、广东东莞的中国散裂中子源、北京怀柔的“北京光源”……一个个大科学工程或相继完工,或即将上马。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总量为1.57万亿元,比2012年提高52.5%,年均增长11.1%,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研发经费投入国家。调查中有81%的留学归国人员认为,国内创业机会比国外“要更好,甚至好得多”。

  这就是中国“大磁场”的魔力,归国人才在这里找到了创业的大天地——

  庞大的市场,为归国人才创业提供广阔的舞台;升级的需求,让归国人才所掌握的高技术得以施展。他们创办的环保、新能源、生物、金融等领域公司,如雨后春笋在中国大地上快速萌生、成长。

  “二维码居然已经取代了大妈的零钱筐。”让全球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美国普渡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漆远没有想到的是,一次回国的经历,让他对中国创新刮目相看。

  “万万没想到,中国市场的魔力如此强大。”漆远告诉记者,他回国后加入的蚂蚁金服团队已经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公司形成了独特的“硅谷帮”现象。

  中科合成油公司总经理、首席科学家李永旺这样感叹:“我要是留在国外的话,一辈子只能给国外的‘大牛’打下手、当跟班。”如今,中科合成油与神华集团合作在宁煤投产成功煤制油项目,已占据世界全面领先优势。

  七月的黄淮平原,太阳顶着天高。连续袭来的热浪,焦烤着中科院“百人计划”专家吴丽芳和她“80后”“90后”的学生们。

  为了抢建一个移动羊棚进行农牧耦合改土技术试验,他们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我们有3个核心试验示范区,在怀远、涡阳、太和县,走一遍得三四天。我是基本上两周去一次,车上放个袋子,里面放着球鞋、胶鞋、草帽。”吴丽芳说,现在化肥能撒,农机能开,有时在农村一待就是几个月。

  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袁隆平带领团队攻关“杂交水稻”技术,帮助解决中国人吃饱饭的问题。如今,从新加坡归来的吴丽芳,依托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技术生物与农业工程研究所,作为中科院“第二粮仓科技工程”总协调人,求解“从‘吃得饱’到‘吃得好’”的“粮食安全方程式”。

  小麦赤霉病,多见于黄淮海平原,被称为“小麦癌症”。吴丽芳从新加坡回国后,与它对阵了三年。团队通过交叉学科研制出一种隐性纳米防护膜,喷一次,就像是给小麦涂一层防晒霜,赤霉病的发病率可降低50%至70%。项目目前已进入产业化商谈阶段,计划明年上市。

  谈起归国的感受,吴丽芳说:“中国这个‘大磁场’的设置是为科学家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无限可能,我们因此迎来了科研的黄金时间,想干啥就能干成啥。”

  “大磁场”的活力——做伟大复兴“生力军”,助力祖国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穿越历史的星空,总会发现那相似的足迹——

  一部百年中国留学史,就是一部推动中国近现代化的变革史。

  150年前,容闳、詹天佑、茅以升等中国早期留学生,成为推动中国近代化的先驱;

  60多年前,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邓稼先等留学归来,成为建设新中国的栋梁……

  时至今日,中国留学生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经过多元文化的熏陶、全球化视野的历练,有着强烈的创新意识和创业意愿,是全新的国际化人才群体。

  他们将带给我们怎样的世界?

  “海归科学家作为知识技术转移的人才力量,正逐渐成为中国学术发展与科技创新的生力军、高新技术应用的推动者、推动中国创业发展的领跑者。”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有关负责人指出。

  ——促进基础科研水平大幅提升。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70%以上的教育部直属高校校长、80%以上的两院院士,都有海外学习或工作经历。“千人计划”分13批引进7000余人,绝大多数来自美欧等科教发达国家知名高校、科研机构和跨国企业,包括6名诺贝尔奖得主、80余名美欧等发达国家科学院、工程院等院士。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施一公等海外回国人才带领下,自2009年以来,已在《自然》《科学》等世界顶级期刊上发文70多篇,国际影响力迅速提升。

  8年前的一天,潘建伟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参观完“复兴之路”主题展后,给大洋彼岸的学生们分别发去短信:“希望努力学习,早日归来,为民族复兴作出贡献!”

  这条信息,他的学生,“80后”的青年科学家陆朝阳在手机里存储至今。陆朝阳与老师潘建伟有一个“心灵契约”:老师推荐他去英国剑桥大学学习量子技术,他承诺学成回国效力,把最新理论和方法带回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潘建伟分赴海外学习的弟子,以极高的“归巢率”陆续回国。正是这样一支队伍的归巢,使得中国近年来量子科研异军突起,连续在量子理论、量子通信、量子计算等研究领域涌现世界级成果,在量子革命的发展史上,标注下新的印记。

  ——助推科技创新创业大潮。

  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后创建了大批高新技术企业,促进形成创业文化,为中国经济带来新的活力。

  如李彦宏创立百度公司等,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创办的企业已有73家挂牌上市。“千人计划”专家、浙江贝达药业公司董事长丁列明,成功研发出世界第三个、中国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药“凯美纳”;同为“千人计划”专家的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董事长俞德超,回国后带领团队开发上市了我国第一个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生物创新药“康柏西普”,是我国近10年批准上市的第一个大分子药物。

  “十二五”以来,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0.9%升至2016年的56.2%,科技创新能力显著增强,发明专利申请受理跃居世界首位并保持领先地位,其中海外留学人才做出积极贡献。目前,全国共有留学人员创业园300多个,入园企业2.4万家,2015年技工贸总收入超过2800亿元。

  ——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

  2017年5月,我国南海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首次试采成功,将对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产生重要影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卢海龙担任试采工程首席科学家。载人航天、“天河”高性能计算机、北斗卫星导航、“蛟龙”系列深海潜水器等战略高技术突破背后,留学人才身影频现。

  2017年9月25日,中国“天眼”落成启用一周年。而在10天前,最懂“天眼”的南仁东,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对于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他一直在跟自己较劲。24年,8000多个日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心无旁骛。这位清华大学无线电系高材生,放弃日本国立天文台客座教授职位,将生命燃烧在崇山峻岭间的中国“天眼”,在世界天文史上镌刻下新的高度……

  ——促进国际交流和对外开放。

  一些专家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在全球治理中提出“中国方案”,推动重要国际性学术会议在中国召开,提高了我国在相关领域学科的国际地位。随着越来越多的留学人员回国,人才集聚效应日益凸显,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

  ——撬动人才体制机制改革。

  “千人计划”的实施,推动各单位在人才和科研机制上大胆突破、先行先试、新人新策、特事特办,实现“出人才、出成果、出机制”。许多专家带回先进科研管理理念和经验做法,对国内人才体制机制创新产生积极影响。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实行“科学家为主”的管理机制,较短时间内实现科研成果和人才培养双丰收,成为国内科研机构改革的“试验田”。

  “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形成了重视人才、吸引人才、使用人才的良好氛围,形成了从政策到落地的系列人才保障。”欧美同学会党组书记、秘书长王丕君说,抓住祖国发展的难得战略机遇期,当代留学人员不断书写复兴路上的精彩篇章。

  “大磁场”的伟力——从“索我理想之中华”到“兴我理想之中华”,把“我的梦”融入“中国梦”

  2017年9月12日,G81次,一趟开往中原的“人才列车”,满载着海归学子。这一天,欧美同学会在郑州召开年会,海归大军吹响集结号。

  美、德、英、法……他们的足迹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学术前辈、先进青年,他们带回来最先进的知识、最前沿的理念。

  “让我再讲几句好不好?”“请再给我五分钟,五分钟就行。”……他们争先恐后地发言,传递着绿叶对根的情意。

  104年前,顾维钧等人发起欧美同学会,希冀用国外先进的科学文化和进步理念,为国家强盛贡献力量。可在积贫积弱的年代,多少人报国无门,抱憾终身。

  今天,欧美同学会的命运发生了惊人的逆转。归国对于留学生们而言,不再是“毅然决然”的抉择,而是拥抱希望的“欣欣然”。他们成了中国创新创业的领跑者和生力军。

  百年潮,中国梦。

  历史的大潮逐梦浪高。

  “从上世纪美国、日本、韩国3个国家的成功赶超看,实行人才优先战略,是其成功的秘密武器。”孙学玉表示,谁抢占了人才培养、吸引和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赢得了未来。

  西方媒体评价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如此重视吸引流失在外的人才回国。中国将其视为令其站在科技前沿、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到新水平的关键捷径。

  “科技强、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这些强盛的起点在于人才。”科技部党组书记、副部长王志刚说,面对“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我们对人才的渴求超乎寻常,我们需要做得更多。

  在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看来,人才需要“掐尖”。

  作为上世纪80年代的公派留学生,1987年底,白春礼结束在美国的留学返回中国。“回国不需要理由,不回国才需要理由”。他说。

  白春礼把当时国际最先进的纳米技术研究带到了国内。29年后,已经成为中科院院长的他,又把王中林——国际上研究纳米最优秀的科学家之一,引回国内。

  王中林是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终身教授。他研制出世界上最小的发电机——纳米发电机,又因在纳米技术领域的基础贡献,当选为欧洲科学院院士。

  这是中国紧缺的拔尖人才。对比美国20多人的实验室,中科院为他提供了200人的团队,相同的文化背景、良好的合作氛围——王中林舍不下如此优厚的科研条件。“回国吧”,2016年,王中林做出了决定。

  “人才计划不是拔苗助长,也不能‘请来女婿气走儿子’。”在白春礼看来,用好现有人才、引进急需人才、稳定关键人才、培养未来人才,是引才聚才的理想路径和良性循环。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越来越重视柔性引才。尊重人才流动规律,但求所用,不求所有。回来,我们欢迎;再走出去,再回来,我们还欢迎。”孙学玉说。

  不拒众流,海纳百川。引才、育才和推送人才并重,中国不断为全球人才竞相在华创新创业提供沃土。

  中国仍处于引才“黄金机遇期”,正在以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把党内和党外、国内和国外各方面优秀人才集聚到党和人民的伟大奋斗中来。

  2017年的一个夏日,太湖边的演播厅内座无虚席。一场由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主办的海外归国留学人员主题音乐会在这里举行。

  著名海归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演奏的《梁祝》、吉林大学黄大年先进事迹报告团的散文朗诵、演奏家邓建栋领奏的二胡曲……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一首《东方之珠》,也是一部“赤子曲”,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字眼无不叩响在人们心间。

  百年前,也是透过这水与天的相连,求学海外的学子们从海上归来,共同凝聚起全民族千千万的智慧和力量,去战胜千难万险。大海,隔不断一位位游子思念祖国的赤诚之情;海浪,寄托着一代代海归始终不渝的强国之梦。

  “不论树的影子有多长,根永远扎在土里。”习近平总书记用的比喻,形象而又深情。

  有一种海鱼名鲑,不管游到何处,成熟后都会踏上逆水返乡的旅程,只为心中唯一的梦想——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中国梦激荡最大“海归潮”。

  归潮深处,正是“鲑鱼”们永远烙上中国印的文化基因,是为21世纪中华崛起贡献智慧的血脉贲张。

  人们相信,把爱国之情、强国之志、报国之行统一起来,就能把自己的梦想融入人民实现中国梦的壮阔奋斗之中,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辉史册之上。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越走越宽,中国的海归创新之音越来越激越、昂扬。(参与记者何雨欣、杨玉华、董瑞丰、崔静、胡喆、陈聪)

  责编:朱曦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