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深读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坏了“规矩”,这些官员跌倒在自己的“江湖”

2016-01-04 10:06 来源: 政知圈
调整字体

  撰文 | 桂田田

  “这是规矩,懂吗?”

  看了《老炮儿》的观众,对电影里六爷的这句台词应该不会陌生。“长幼尊卑”也好,“言出必行”也罢,都是这个外表粗砺的“老江湖”骨子里恪守的东西。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到官场,有些“规矩”也是不言自明的,简言之,就是遵守党章、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

  不过,这些年坏了“规矩”的官员可不在少数。

  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直言,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案件看,有的政治野心膨胀,为了一己私利或者小团体的利益,背着党组织搞政治阴谋活动;有的领导干部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老子天下第一,把党派他去主政的地方当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用干部、作决策不按规定向中央报告,搞小山头、小团伙、小圈子。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其实很难想象,没有了规矩的官场会是怎样。而现实中,确有一些官员跌倒在自己苦心经营的“江湖”里。

  选人用人不再“选贤举能”

  以“在不在一个圈子”为标准

  这两天,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了这么一个事儿:

  福建龙岩连城原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协主席和县财政、交通、公安等部门主要负责人因腐败问题相继落马,涉案人员16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通过一些报道细节,政知君才发现,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窝案。

  由于多部门“一把手”涉案、拉帮结派、相互包庇,利用手中权力大肆牟利是成了连城塌方式腐败的主要特点。

  这其中,该县公安系统是“重灾区”。当地多名民警指出,公安局原政委林负功和原副局长邓梅花、罗传炎以及一些派出所长“结盟”,跟他走得近的民警在提拔、工作安排等方面能得到特殊照顾,不听话的、不在一个圈子的民警受到冷落,甚至被穿“小鞋”。

  事实上,针对选人用人的问题,《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早已划出了“红线”,“不准采取不正当手段为本人或者他人谋取职位”、“不准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封官许愿,任人唯亲,营私舞弊”等规定也印发到了每个干部的手中。

谈资 | 坏了“规矩”,这些官员跌倒在自己的“江湖”

  只不过,这些“规矩”在连城县并没有奏效。

  相反,林负功还和一些因盗窃、赌博、打架斗殴、抢夺等受过处罚的违法犯罪人员勾结在一起。报道显示,有些社会上的不良人员在他的帮助下,还竞选上了村主任、县人大代表。

  看到这儿,您是不是和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一样,联想到了2012年末发生在湖南衡阳的人大代表贿选事件?这起影响重大的破坏选举案,除了揭示出选人用人环节的弊病之外,还折射出当地官商交往背后的复杂图景。

  官商交往“公私不分”

  “打通关节”帮关系企业拿实际好处

  事后,一位当地的企业家在总结衡阳官场的“病态”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在衡阳,只要你傍上了大官,事就好办;只要你肯花钱,为你办事的官就好找。以前在衡阳投资办企业、开矿山,如果不跟当地的大小官员搞好关系,吃拿卡要的麻烦就会不断。”

  这也导致一些原本有意愿到衡阳投资的外地客商,惧于当地官场腐败的名声和不良政务环境,而把企业改到了长沙、湘潭等地。

  在官商交往的尺度问题上,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有些道理大家都懂。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参加全国人大江苏代表团审议时强调:“面对纷繁的物质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中央巡视组也曾在情况反馈时给部分地区的官员敲了敲警钟——“一些领导干部和商人交往过密”。

谈资 | 坏了“规矩”,这些官员跌倒在自己的“江湖”

  贺维林

  2013年已从江西萍乡市政协主席位置退下的贺维林虽级别不高,但却深耕萍乡官场42年,在当地实力雄厚,以至于被称为官场“教父”。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检方指控的贺维林受贿事实中,就包括关照房地产公司老总、利用政协主席的便利对房产公司老板在开发项目上予以关照,以此折抵自己20万元借款等等。

谈资 | 坏了“规矩”,这些官员跌倒在自己的“江湖”

  季建业

  再如,原江苏省南京市市长季建业的判决书披露后,他的多名企业家“朋友”也同时浮出水面。季建业本人或通过其妻子、女儿、兄弟,就曾先后9次收受江苏吴中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天晓行贿的钱物共计241万余元。

  除了结交商人这个途径,另外一些官员干脆冒着“违规经商”的风险,亲自上阵。

谈资 | 坏了“规矩”,这些官员跌倒在自己的“江湖”

  武长顺

  升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不久即“落马”的武长顺,在天津政法系统工作40余年,加之豪爽的个性,许多民警在私下议论时称呼武长顺为“武爷”。

  虽身在官场,但“武爷”的商界企图心并不小。媒体调查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武长顺已开始利用职权为家族牟利布局,通过频繁的股权变更转换等方式,打造了一个布及公安交管领域各个环节的商业帝国。

  热衷老乡会、校友会

  觥筹交错间“拉拉关系”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印发后,官员可否参加“老乡会”引发一阵热议。

  对于这个问题,中央纪委法规室主任马森述表示,党员包括领导干部在正常范围内的老乡、校友、战友聚会并不违反党的纪律,三五个朋友、校友、老乡聚一聚,很正常。

  不过,违反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是有可能构成处分的,更别提借联谊会之名编织“关系网”、“结盟”搞团团伙伙了。

  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曾表示:

  “有些干部聚在一起,搞个同乡会、同学会,一段时间聚一下,黄埔一期二期三期的这么论,看着好像漫无目的,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结交情谊,将来好相互提携、互通款曲,这就不符合规矩了。这种聚会最好不要搞,这种饭最好不要吃。”

  但是,在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观察之中,近些年接受组织调查的官员里面还真有不少热衷于此类聚会的。

  比如,颇具神秘色彩的“西山会”。

  公开报道显示,这个由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成立的老乡会,广纳同乡高官和富商,包括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女富豪丁书苗、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刘铁男等人都是这个老乡圈子里的关键角色。

  而仕途起步于黑龙江的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主政成都后,身边也围绕着不少来自东北的商人。由于他们在当地土地市场的表现十分活跃,“哈尔滨帮”的名声逐渐为人所知。“哈尔滨帮”在成都获得多个土地的一级开发项目,李春城在成都取得“政绩”的背后总会出现亲朋帮、“哈尔滨帮”攻城略地的案例。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中国纪检监察报》近日刊文指出,“严禁违规参加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的规定,重在保护党员干部”。乍听起来,有些朋友可能不大理解,不过,对于“身在江湖”的官员而言,这饭局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想必心里都有个答案。

  资料来源 | 新华社、中央纪委监察部网、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经济周刊、新京报、南方网、人民网、央视网、财新网

  责编:朱曦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