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深读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广东重拳扫毒:一个村枪毙7名毒贩

2015-12-13 11:49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2013年12月29日,广东省警方出动三千警力对号称天下第一毒村的陆丰博社村进行海陆空立体打击。随着打击行动的推进,陆丰警方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相对集中的制毒由三甲地区向周边地区进行扩散。

  广东揭阳惠来县就是制售毒扩散的重点地区。在2014年,惠来县先后被国家、省列为“外流贩毒重点关注地区”,“毒情严峻重点关注地区”、“涉毒违法犯罪重点地区”。

  惠来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少华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去年以来我县开展的这场禁毒人民战争,是惠来有史以来重视程度最高、组织领导最强、工作力度最大、重点最为突出、措施最为有力、影响最为广泛的一次禁毒专项行动,目前惠来县毒情形势已有所缓解、禁毒工作正迎来转机”。

  今年年底省公安厅就要对惠来禁毒工作进行验收。那么这一年多以来,惠来这个“毒品问题重点整治地区”究竟历经了些什么?又有哪些变化?12月7日至9日,南都记者来到惠来县进行调查。

  一个“制毒重点村”的前世今生

  12月9日,冷雨,惠来隆江镇孔美村。

  这是一个有着5496人的村庄,一共768户,辖区面积共1310亩。

  今年50多岁的唐汉波冒着冷雨来到了位于该村村口的禁毒教育基地。他现在是村干部,负责村里的统计、材料等,该村目前关于禁毒的材料都是他负责分析整理。孔美村是惠来县最早发现制毒的村庄,“1993年前后就发现该村有村民参与制毒”,该村也一度是惠来的制毒重点村。仅仅这个村就有7名被警方枪毙的毒贩,还有73人因为涉毒被警方处理,可以说明该村一度面临的严峻形势。

  唐月明和唐海军是孔美村制毒的“鼻祖”。他们是最早将毒品带进孔美村的村民。其中唐月明是唐汉波的堂兄弟,两人的关系此前非常密切。

  “我们村外出人员很多,最多的时候占到村里人口的6成”,唐汉波告诉南都记者,此前外出的人员主要是在惠州卖草席为生。唐月明卖了一段时间草席之后,就在惠州一家大酒店门口摆了一个水果摊卖水果。这个营生给他带来一定的收益,也让他认识了更多的人,同样也把他带进了一条不归路。因为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些兜售毒品的毒贩,被毒品暴利蒙蔽了双眼的他开始走进了这个行业。

  12月9日晚,南都记者来到了唐月明的家里,现在他的家里只有一个年迈多病的母亲,还有一个腿有残疾的哥哥。两个人就挤在一个不到40平方米的泥砖屋里。残破和昏暗是对他们家住房的贴切描述。“月明本来是他们家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没有了,整个家庭就垮了。”唐汉波说。说起唐月明,尽管南都记者听不到老人和他哥哥的言语,但看得出唐月明留给这个家庭的只有悲伤。

  被警方枪毙的7个毒贩,现在他们的家庭都成为了孔美村最为贫困和没有地位的家庭。

  惠来公安局副局长、惠来禁毒办主任林英松曾经对于孔美村的制毒情况进行了分析,他说,在上世纪80年代末,孔美村的富余劳动力外出,而在90年代初严打时,一些在城市里乱来的、吸毒的人员就被迫回流,然后将毒品带回了农村。他告诉南都记者,惠来发现首例吸毒的人员是在1989年,到90年代初期的时候,在册登记的吸毒人员就有上千人,是省里36个有上千吸毒人员的县区之一。

  南都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毒品暴利的驱使,孔美村前两年还有人从事制毒。从2014年到南都记者采访为止,警方在孔美村破获了4宗毒品案件,其中捣毁制毒窝点1个。“很多毒贩都可能想着通过制毒暴富,但在我们村里,制毒暴富的没有听说过,但是一人制毒,全家遭殃的例子却看得太多”。

  “我们现在谋求把我们村建设成为无毒村,现在我们把村里吸毒涉毒的重点人员和村里可能出现的制毒的重点位置都加大了管控,同时发动村里的老人理事会,通过干部与亲属进行责任捆绑,让村里每个角落都有人查有人管”,唐财喜说,“从年初接任以来到现在已经没有发现一宗涉毒案件了”。

  治调主任家发现制毒

  隆江镇桥埔村是一个有着4000多人的村庄。与孔美村相似的是,该村的青壮年劳动力大都选择了外出打工。

  这个村现在在隆江镇有着不下于孔美村的“名声”,它的“名声”大都来自该村的治调主任朱某水涉嫌参与制毒,做毒品的保护伞。

  朱某水的落马源于一次群众的举报。

  “群众举报说桥埔村有人购买了一些制毒的工具,很有制毒的嫌疑”,惠来公安局副局长林英松向南都记者介绍了这起被定义为保护伞的案情:警方立即对此展开调查,发现该村一个叫朱某城的吸毒人员和另外一个林姓的吸毒人员行为十分可疑。朱某城的房子是近两年建起的新房,两层楼,每层大约有80多平方米,一个门进去之后,每层都分为两个单元。“朱某城是一个吸毒人员,又是一个无业游民,他怎么可能会有钱建新房子呢?”侦查民警进而发现朱某城是该村治调会主任朱某水的儿子。

  今年4月26日,警方突袭了朱某水家。朱某水听到警察前来,并没有用钥匙打开房门,反而大声询问警方的来意。在此期间,他的儿子朱某城闻讯后跳楼逃跑。警方不得已破门而入,并迅速控制了意图逃跑的朱某城。在他们家,警方现场查获了5.68公斤冰毒和15.8公斤制毒液体以及一批制毒设备。而在制毒的现场,朱某水的治调会主任的工作牌就挂在一边显眼的位置上。

  林英松告诉南都记者,由于情报准确、行动及时,朱某城制毒只有两天时间,所产出的毒品并没有外销出去。因为制毒窝点就在治调会主任朱某水家,所以警方以其涉嫌制造毒品报请了检察院批捕。

  在隆江镇政府一楼的禁毒宣传板上,当地政府这样描述他们打击毒品的决心:处理了镇村干部8人,其中村干部7人被停职。

  不过朱某水涉嫌制毒案件对于公安部门的意义远不止打掉一个制毒团伙或者说处理一个保护伞。更重要的是群众参与打击毒贩的意识让警方有了“将毒贩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感受。

  “这不是一个个案,事实上,今年惠来捣毁的15宗制毒案件的线索都是来源于群众举报,甚至有部分制毒窝点刚刚处于实验阶段就被举报查处了”,林英松副局长说。据介绍,警方此前发布了许多宣传单,包括禁毒知识辨识图册,让群众学习如何识别制毒窝点,比如场地观察法,设备辨别法,原料辨别法等。今年的15宗群众举报案件许多发现都是根据这些方法推测出来的。

  69名党员干部受处理

  在惠来采访时,受访的对象都会提到惠来的“五大”攻坚措施,这五大措施被定义为“大宣传、大管控、大打击、大问责、大创建”。

  惠来县公安局主管禁毒工作的副局长、惠来禁毒办主任林英松向南都记者提供了一组这样的数据:至今年11月30日,全县共破获毒品刑事案件505宗、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579名;查处吸毒人员2874名、强戒吸毒人员2101名;捣毁制毒窝点44个、团伙37个;侦破公安部、省公安厅目标案件15个,缴获海洛因1 .12公斤、晶体冰毒846.8公斤、液态冰毒6.69吨、麻黄素1.571吨、制毒配料842.4公斤。

  据统计,去年来惠来共查处在整治“涉毒”问题上失职渎职、涉毒的党员干部69名,其中开除党籍17人、行政开除9人,同时,严肃整顿公安队伍,共交流了7名工作不力的民警,对10名民警进行党政纪处分。

  据介绍,通过打击,目前惠来县禁毒形势出现了转机:

  一是外流贩毒活动大幅减少。今年来,全国共有19个省(市)侦破涉惠来毒品案件354宗,同比下降22.2%;全国外省(市)共抓获惠来籍涉嫌制贩毒人员293名,同比下降17.46%。

  二是本地制毒活动大幅减弱。今年来,在惠来地区内捣毁制毒窝点15个,同比下降36%;共缴获晶体冰毒76.2公斤,平均每个工场缴获晶体冰毒5 .4公斤,比去年29个窝点平均缴获晶体冰毒数量少了28%,同时,今年惠来共破获千克以上制毒案件16宗,同比下降36%。区域性集中制毒贩卖已经不明显。

  三是本地毒品消费市场明显萎缩。体现在毒品越来越难买到,吸毒人员吸食的频率和数量受到限制,毒品价格由每公斤冰毒约1.5万元上升到2万至3万元。林英松说,相近的地缘关系和数千的吸毒人群也导致了陆丰惠来的毒品销售网络随时可以恢复,惠来的禁毒工作可以用这8个字形容:“短期攻坚,长期作战”。

实习编辑:王一欢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