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抗洪保家!湖北一地超500青壮年返乡

2020-07-13 11:35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我是从武汉回来的!”

  “我是从广州回来的!”

  ……

  “保卫家园是我们的义务,无论多远,我们都会赶回来!”7月12日中午,长江簰洲水位已达30.35米,距保证水位0.2米,防汛形势严峻。

  嘉鱼县簰洲湾大堤上,500多名返乡人员扛起铁锹加入巡堤队伍。

  在外村民

  自觉返乡守堤

  今年28岁的王庭勇是簰洲湾镇复阳村人,蔬菜经纪人,7月1日刚转正的党员。听说汛情严重,他放下生意赶回村里,和父老乡亲一起守堤,还捐款3000元购买防汛物资。

  “王得雄,捐价值4.4万元太阳能路灯;田宏灿,捐价值3000元的物资;湖北汇东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黎增东捐款1万元……”复阳村支书田红宇拿出记录本,村民的捐款捐物记录一行又一行,“共计约10万元!”

  田红宇说,无论村民在哪儿发展,大家都会关注长江水位,当到达警戒水位后,不需要打电话发信息,很多人都主动返乡守堤。

  张连保在汉正街开服装店。6日,看到水位超警戒后还在上涨,他将店门一关,安顿好妻儿,自己乘车回村防汛。

  在武汉白沙洲开海鲜店的梅横松今年43岁,他将生意交给妻子,自己开车回村,8日起穿上雨靴,和村民24小时守堤。

  簰洲湾镇镇长宗克飞说,簰洲湾人民与洪水博斗了1000多年,代代相传,防汛是该镇人民的自觉行为。每年一到防汛季,他的电话就不断,都是在外的簰洲人询问汛情和水位,不需要多言,只需要告诉他们水位多少,这些村民就自觉赶回来补充劳力。“已有500多名村民赶回来了!”

  手磨起血泡

  00后大学生冲在一线

  “不能只靠中老年人,守堤我们年轻人也有份!”

  今年19岁的汪派是簰洲湾镇东岭村人,去年以高分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父亲经营蔬菜,他带着弟弟在家学习。7月4日,听到村干部李思说防汛任务重,人手不够,他一想父亲在外,他家只有母亲守堤,他便主动报名替父守堤。

  第二天开始,每天6时45分,他便和母亲准时上堤,一直守到晚上7时换班。

  汪派说,守堤主要做两件事,一是清除杂草,发现渗水;二是及时挖沟排水。最近他还跟着老人学会如何由水温判断是长江水还是雨水。

  他被晒得黝黑,肩膀被短袖分成黑白两截,右拇指的血泡已结痂,他说这是在堤边割草磨的。

  “我是簰洲湾的一份子,有义务守堤;此外我还是一名入党积极份子,要向党员学习,冲在一线扛起责任!”汪派说。

  除了他,今年24岁的周大双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研究生,手指、手掌也磨起了泡。他说,自己长大了,应该承担起守堤任务,“堤下是我们的家!”

  背上埋着钢钉

  古稀老汉不下堤

  “家在这里,不守怎么行?”

  今年71岁的田期河是簰洲湾镇王家巷村人,家就在堤边。12日中午,他值完24小时班,红着眼睛从堤上回家休息。跟他同时巡堤的,还有他的二弟田期法,今年也66岁了。

  “堤外的江水已快到保证水位了,头顶上悬着一江水!”田期河说,虽然去年9月10日他做了腰椎手术,背上还有两根钢钉,但是守了六十多年的堤,有经验,“哪寸堤我不清楚,我在堤上不比谁差!”

  “今年的汛情直逼保证水位,非常危险。”田期河说,从11日起,他们是24小时值守,每晚巡查至少4次,每个小时负责500米长的堤面,牢牢盯守堤下平台50米的范围。“蚊子伸手一抓就是一把,随时提醒着巡堤!”

  (来源:湖北日报微信公众号,记者周鹏)

  【编辑:符樱】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