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一封女大学生的求助信:我的困境,无力承担巨额医药费

来源:
调整字体
  我的困境,无力承担巨额医药费
  我叫张誉靓,今年21岁,是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学院农业水利工程专业大四的学生。我的妈妈李秋香在今年(2018年)1月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M4,伴NPM1、ASXL1、TET2突变)。经过三个疗程的化疗,于5月18日进行女供母半相合移植,6月底出院,骨髓嵌合率达到100%。7月中旬发生巨细胞病毒感染住院半个月,在即将度过3个月急排期还差10天的时候突然发生了重度肠道排异!重度肠道排异的治疗费用至少需要七八十万,许多发生过肠排的病友仅治疗肠排就花了一两百万甚至更多,我们这个渺小的三口之家完全无力承担!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花费了87万,爸妈打工多年攒下的十几万积蓄和四处筹借来的钱全都花光了,现在每天的费用七八千,有时还会上万!到目前为止,只报销到账了14万,另一笔报销费用迟迟不到账。我们异地就医必须出院后拿发票回社保局报销,不能直接结算,报销到账需要两个月,这一次住院的费用也结算了一次,病历还要一个周才能打印出来,打印出来后报销到账还需要两个月。
  妈妈对抗排异药物环孢素耐受力差,已经不能再使用环孢素了,目前只能使用单价高达9350元的二线药物巴利昔单抗进行抗排异治疗。妈妈生病一直住院,爸爸时时刻刻照顾她无法工作,我还没有毕业,家里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连生活费都没有。重度肠排病人治疗顺利的话最快也需要两个多月,妈妈目前的状况至少还需要三四十万。
  经历了八个月痛苦的治疗,妈妈的美丽已经荡然无存,现在的她脖子和脸都肿着,眼睛都不怎么睁得开,满脸都是皮肤排异的红疹。每天只能勉强喝下一小勺粥,全身肌肉已经萎缩了,瘦到皮包骨头,在床上连坐都坐不稳,手上身上到处是一大块一大块乌黑的印记,还有感染留下的疤。每一次,看见她那么痛苦,我都很不忍心看她。她老是念叨,费用用完了就出院养着不住院了,我怎么忍心让她放弃?只希望能让她安心治疗,不要担心费用,心中仍能保持希望!
  一年不到,外公外婆离我而去
  我们家住在湖北省恩施州咸丰县高乐山镇杉树园村,由于家庭贫困,在我不到两岁时爸妈就将我送到外婆家生活,外出打工。 去年十一月,和我感情最深的外婆病重去世,我特别难过。没想到仅仅一月后妈妈又诊断出急性髓性白血病(M4,伴NPM1、ASXL1、TET2突变)。当时正值考试月和课设期间,压力特别大,内心每时每刻都是绝望和孤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咨询了很多专家和医生后,我们决定进行移植。否则的话病情会发展得特别快,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就支撑不下去了。经过多方打听,我们转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进行移植,5月18日,我为妈妈捐献骨髓,进行了骨髓移植,5月19日抽取外周血干细胞进行回输。5月25日,我刚回学校两天,外公病重去世。
  一年时间不到,我已经送走了两位陪我长大的最亲近的老人,眼看着他们经历着病痛的折磨而我却无能为力,我的内心万分煎熬!我的妈妈也正在经历着白色恶魔的折磨,我想倾尽一切治好她,我却如此渺小而无力。我不忍心让她再经历外公外婆一样的痛苦和绝望。化疗、移植、排异、骨穿、腰穿。。。。。。每一个治疗过程她都有忍受巨大的痛苦,我真的很希望,她坚持了这么久,能好起来,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求助电话:(027)68772205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