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2016年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贡献达2789亿

2018-07-20 14:46 来源: 新华网
调整字体

  新华网讯 2016年,全国社会组织增加值总量约2789亿元人民币,占当年GDP的0.37%,占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的0.73%。而同年全国社会组织总支出约6373亿元人民币,占当年GDP的0.86%,约占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的1.66%。我国非活性社会服务机构的占比为10.85%,疑似非活性社会服务机构占比为2.83%;非活性社团组织占比为12.50%,疑似非活性社团占比为1.96%。

  7月16日,在“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成果发布会上,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北京万众社会创新研究院院长马庆钰发布以上研究成果。

  近年来,我国社会组织不断发展,全国社会组织数量已超过80万个。社会组织在促进经济发展、社会事业繁荣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社会组织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到底有多大?

  2016年6月,受南都公益基金会委托,马庆钰领衔组成“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课题组,对我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进行了测算研究。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成果以收入法统计,抽样对象为基金会、社团和社会服务机构在一定时期内产出的新增产品及其相关价值总和。

  发布会上,与会专家学者虽然对部分内容有争议,认为报告还需要进一步改进和深化研究,但普遍承认它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意义非凡。

  “这是社会组织经济价值系统研究的开山之作”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祁述裕在致辞中充分肯定了此次社会组织经济规模测算研究的选题意义及其对社会组织发展的的深远影响。他表示,尽管党和政府及社会各界对社会组织的作用越来越重视,但目前学界对社会组织的研究,更多关注的是社会组织的社会影响,对社会组织经济价值的关注并不多。“马教授带来的研究团队所做的此项研究课题,是首次系统研究,具有开拓性,这一项研究成果,让我们对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贡献度有一个全新的视角的认识”。

  北京市委社会工作委员会、北京市社会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卢建则在致辞中表示, N-GDP测算研究不但填补了社会组织实践研究领域的一项空白,更是一种突破,一种创造。“该课题调查范围之大,研究程度之深,交叉融合之广,工作过程之难,都是极为罕见的”。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表示,此次对社会组织的经济价值的系统研究是开山之作,且对学术研究来说,在社会领域内运用经济模型的方法计算,从研究方法上也是非常大的突破。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杨团表示,对待每一个数据,要有科学的态度,不要简单照搬别人的数据,而此次研究不论从概念界定本身还是学科之间的交叉上都比较谨慎,“从方法本身来讲,很注重科学性”。

  北京市社团办处长闫晓强认为,测算社会组织的经济贡献难度很大,此次研究不但填补了一项学术空白,同时又对管理部门在信息建设的问题比如数据标准上提出了规范要求。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王杰秀感觉此次测算研究数据,一方面可以让政府部门和公众意识到促进社会组织发展的迫切性;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政府制定政策进行决策提供借鉴和依据。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副院长黄浩明表示,这些数据“比较真实反映了中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现状,很有说服力”。他同时也建议,以后的研究对象分类可以更细化,比如服务类的和倡导类的社会组织的经济贡献分别有多大,而且除测算经济贡献外,还可以测算一下社会组织的“社会贡献”。

  “用经济价值去衡量社会组织价值,是以己之短去比他人之长”

  对于此次研究成果的发布,在不少专家学者肯定的同时,也有一些学者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以及建议。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丁元竹教授就对研究提出自己的建议,在测量经济价值的同时,对社会组织的社会价值、社会效益的测量也至关重要。“社会组织对于促进社会和谐的贡献,不是单靠经济价值能体现出来的”。

  另外,丁教授还建议未来可将大数据引入研究,并积极推动此套测量方法纳入到国家统计体系中,更制度化地帮助社会组织的发展。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院长康晓光也建议研究还可以往深里再做一做,“进一步对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

  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教授认为不能以纯经济学的角度衡量社会组织在经济领域的功能,“我们用经济价值去衡量社会组织的价值,是以己之短去比他人之长。”

  北京市社工委的闫晓强处长也认为在社会组织的社会效益这一方面的研究需要的到重视。“我们研究社会效益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在研究它的隐性的经济效应”“它的社会效益侧面反映出来的经济价值,比正面直接产生的经济价值应该要大。”

  对于各位专家学者的建议和意见,马庆钰教授表示感谢。他也对下一步工作提出希望,一是希望能和民政部的统计部门进行交流,跟他们对接;二是希望能跟国际学界对接,让中国社会组织的研究走向国际化。(沈静愉)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